是什么让一些香港年轻人成了“暴力先锋”?这位校长的话值得深思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6月以来的“修例风波”在香港已经持续了5个多月。目前的这场风波,已经波及校园,有不少青少年被卷入非法集会,甚至充当“暴力先锋”,加入到扔汽油弹、偷化学危险品、打砸学校、袭击市民等暴力犯罪活动。这样的现象引发香港社会的极大忧虑。

香港的年轻人到底怎么了?香港的教育如何影响了年轻人?这些问题的责任在香港通识教育课本吗?25日,CGTN主播刘欣带着这些问题,对话曾多次与黄之锋辩论的香港将军澳香岛中学校长邓飞。

香港通识教育时事导向让反对派观点流行

邓飞说,通识教育课是香港推行教改的一个核心的内容,它本意是希望从一种填鸭式的应试教育里解放出来。然而,在教学实践中,它却变成了一种时事政治教育。

通识教育的课本其实不是最重要的问题,最重要的还是通识教育的考试。香港教育局是政府部门,管学校和课程;而考试局是一个独立法人团体,由他们来出考试题目、阅卷和改卷。由于没有规定通识教育的课程大纲,考试局将香港的时事政治列为必考题目。在过去8年的考题中,有5年都考了香港敏感的政治话题。虽然没有要求学生一定要回答建制派或者反对派的观点,但是它造成的后果就是强迫高中阶段16—18岁的学生都接受这种时事政治的教育,导致学生在政治方面早熟。

通识教育是时事导向的,学生人生经历不足,往往难以去分析和回答这么复杂的政治时事。而反对总比建设容易,在反对派占据媒体大多数话语权的情况下,他们各种炫目的、花哨的观点和口号相比于建制派来说,更加吸引眼球,因而,对于学生、老师来说,反对派的观点就更容易被吸收了。

异端邪说进入通识教育课程造成法律意识松动

邓飞认为,孩子们现在在道德和法治方面已经没有一个正常人应该有的标准。他们受到“违法达义”等异端邪说的影响,认为我只要是追求我认为是正义的东西,即使违法也无所谓。邓飞认为,这就和不择手段没有任何区别。

从2013年起,“违法达义”的提法在香港已经流传了很多年,但并没有太多的人去有效驳斥,反而让这种异端邪说通过所谓通识教育等正规课程,它不但造成学生法律意识开始松动,甚至造成成年人,比如家长或者是他们的老师,不再那么坚定地去信仰法治。所以,我们看到很多年轻人投掷汽油弹,甚至于去动手打无辜的路人。

虽然不是大面积的学生卷入其中,但从绝对数字上看是很惊人的。邓飞观察到,越是专注于学习和校园生活的年轻人越冷静,而平常在校园生活或者学习中得不到满足感的学生,就特别喜欢卷入这些事情中去寻找另类的满足感。所以从这个角度说,是青春叛逆行为被政治化了。

不熟悉当下中国国情造成思想上的真空

邓飞说,几乎所有的学校都在做国民教育或者说国情教育,都希望培养学生更多地了解中国的历史文化以及当下的中国发展。但是最大的问题有两个方面:2012年的“反国教事件”使得国民教育这四个字被妖魔化,造成了学校不能够旗帜鲜明,也不敢理直气壮地去教/p>

至于中国历史课,因为中国历史很长,很多学校教学就出现了厚古薄今的现象。他把教学和考核的重点全都放在古代历史上,到近现代史、当代史,因为没有足够时间只能一笔带过。香港的教育并没有让年轻人更加熟悉当下中国国情和中国的发展,反而造成了年轻人思想上或者情感上的真空。

止暴制乱!

人已赞赏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