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达姆与卡扎菲为何不选择逃亡俄罗斯?

明英宗统治期间,大明帝国突然遭遇了土木堡之变,军队崩溃,皇帝也被俘了,国将不国。在北京监国的朱祁钰面对皇位的诱惑,他本来是拒绝的,万般无奈之下方才继位称帝,接手大明朝这个烂摊子,可是当他的哥哥明英宗回朝之后,这位好弟弟就再也不愿意将权力还给自己的哥哥,这位曾经拼命拒绝皇权的男人最终成为了皇权的奴隶。

举这个例子其实就是想说明一个问题,不受限制的权力如同毒品,一个人一旦沾染上了,终其一生就再也戒不掉。

萨达姆和卡扎菲都是权力毒品深度上瘾者,他们在各自的国家都是无冕之王,享受着至高无上的权力,挥霍着常人所不能想象的财富。对于享受惯了权力带来的一切的萨达姆和卡扎菲绝不会愿意放弃权力,放弃自己巨大的财富,去俄国当一个没有任何政治权力的吉祥物。

中国贞观年间曾经叱咤风云的颉利可汗被唐军俘虏以后,从此开始了他的艺术人生,每次大唐帝国有重大的盛典他都将粉墨登场,用他肥而不腻的身体为众多宾客献上极具突厥特色的舞蹈,来宣示大唐帝国的赫赫军威。相信萨达姆和卡扎菲一旦流亡俄国,他们的命运大抵也是如此,从愚弄别人转化到被别人愚弄的命运,这是两位政治强人内心所不能接受的。

放弃权力让他们宁愿去死,做一个吉祥物一般的存在更是让他们生不如死,好比对于两个有毒瘾的人来说,明知道吸毒有害健康,可是让他们戒毒做得到吗?

其实西方国家在对这两个国家进行军事打击之前,留足了时间给这两位政治狂人考虑自己的前途,可是常年的养尊处优,数十年如一日的独裁生活,蒙蔽了他们的眼睛,迟钝了他们的反应,混淆了他们的视听。

他们对于所面临的形势出现了误判。

在伊拉克战争开战前48小时,美国还在给萨达姆逃亡海外充分的时间准备。此时的俄罗斯也向萨达姆伸出了橄榄枝。但是萨达姆回绝了。他发誓“在敌人面前打光子弹,流尽最后一滴血”,可见其誓死战斗到底的决心。

俄罗斯与萨达姆的渊源始于苏联时期,为了在冷战中对抗美国,苏联在全世界广交朋友,萨达姆就是其中一个。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为了共同对付美国,两者一拍即合。在苏联解体后,萨达姆对新生的俄罗斯政权不太放心,认为自己迟早会被俄罗斯出卖。萨达姆多疑的性格使他只相信自己的拳头。

萨达姆在海湾战争中,就已经和美国交过手。按理说他是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的。他盲目的自信,来源于当时伊拉克国内的反美情绪。海湾战争后,美国对伊拉克实施了长达10年的经济封锁,民不聊生,民怨沸腾。而且萨达姆有意地将怨恨引流到美国政府头上,一切都是老美的错。

萨达姆原本以为伊拉克军民会一起同仇敌忾,抵御美国的进攻。再怎么不济,伊拉克也能以战逼和,就像海湾战争一样最后以和解告终,战争的惨烈会让美国放弃颠覆萨达姆政权。

让萨达姆失算的是,在美军行动前,伊拉克军队的很多高层的被美国封官许愿,开战后,伊拉克军队就象征性地打了一下就投降了。伊拉克人民对萨达姆的怨恨更是高于对美国的怨恨,恨不得食其肉,啃其骨。

美军攻破巴格达后,萨达姆开始了逃亡之旅。萨达姆的两个儿子平时作恶多端,也在了美军的通缉名单里。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两个儿子很快就被美军炸死,连同14岁的孙子也因抵抗抓捕而被美军开枪射杀。杀人诛心也不过如此,万念俱灰的萨达姆此时只是一具行尸走肉,逃亡海外已经没有人生意义,剩下的只有等待命运的审判,很显然命运不站在他这一边,众叛亲离的萨达姆最终迎来惨淡收场。

俄罗斯压根就没把卡扎菲放在眼里,已经被战略放弃了。这也看出国际政治的残酷,当你没有价值或者价值不大时,就会成为弃子。

当时在联合国义正言辞谴责北约轰炸利比亚的俄罗斯,在法国总统萨科齐承诺将出售两艘西北风级攻击舰的利诱面前,果断当起了变色龙,转投西方怀抱,可见俄罗斯是一个靠不住的盟友。由于法国与利比亚的历史恩怨,执意要推翻卡扎菲政权,俄罗斯为了获得西北风级攻击舰,只得讨好法国,最终抛弃了卡扎菲。

卡扎菲在当时给俄罗斯的条件也不够诱人,只同意短期让俄罗斯舰队进入班加西港口。俄罗斯向获取一个在地中海卡位的港口,可惜卡扎菲当时并没有审时度势,还和俄罗斯讨价还价。价格不到位怎么让别人帮你办事。

而与卡扎菲关系密切的阿尔及利亚,埃及,尼日尔在利比亚战争爆发后,立刻与卡扎菲划清界限,拒绝为他提供政治庇护。卡扎菲家族在战前被美国冻结370亿美元,英国冻结20亿英镑,德国冻结了73亿欧元,意大利冻结了80亿欧元,荷兰冻结了30亿欧元,加拿大冻结了24亿美元。即使卡扎菲想跑路,也被西方国家切断了金源。卡扎菲在利比亚的资产多以黄金为主,很难运出国外变现。卡扎菲的逃亡之路没有了经济的支撑,很难成行。

两个独断强者都赌输了人生的最后一把,可是如果他们选择流亡俄罗斯呢?结果是否会有所不同呢?

且不说俄国是不是一个可靠的朋友,会不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出卖这两个流亡者。我们就说俄罗斯人敢不敢收留这两个臭名卓著的独断强者。

我想俄罗斯大半是不会也不愿意接受这两个人的,这两人都欠下了累累的血债,卡扎菲一首炮制了洛克比空难,萨达姆侵略成性,一打伊朗二大科威特,在国内更是搞得血雨腥风,他的两个儿子也借着他的名头,肆意行凶,可谓是仇人众多。

两人在台上时,或许还有些丑行能包得住,一旦下台,被展开调查,势必全部暴露,不仅名誉不保,还将被法律追究。俄罗斯收留他们俩将会面临极大的国际舆论压力,这对于俄国的外交带来很大的困扰。

很简单,那会让许多吃瓜群众不由自主地去考虑一个问题——收留两个血债累累的独断者的国家,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这个国家的领导人,又有没有这些相似的宝贵潜质?

卡扎菲和萨达姆犯下的暴行,是逃脱不了历史的审判,即使逃亡到天涯海角,也只能配合他国的需求表演,充当政治小丑,靠着受万民拥戴的阿Q精神惶惶度日。因为他们也会担心,当没有了观众也就没有了表演,自己没有了利用的价值,也就走向了人生的剧终。

所以俄国领导人为了自己的国际形象,多半是不会收留这老哥俩的。

人已赞赏
历史

孙膑到底是被砍掉了双脚,还是挖掉了膝盖骨?

2020-4-26 16:32:18

历史

为什么说宋仁宗是第一好皇帝?他是一位明君吗?

2020-4-26 16:32:4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