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隐瞒,驱逐专家…日本教授冒死揭露日本真实疫情…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我SARS时去过中国没怕过,埃博拉时去过非洲没怕过,但我上钻石公主后,我真怕了。这是日本传染病专家的话

“我不能让你上船,你上船大家都不好办!”

这是日本官员的话

这剧情……

今天一早,日本神户大学感染病学顶级医师岩田健太郎的一段YouTube视频引发日本传统舆论界“大地震”。

与之对比的,是日本媒体铺天盖地的“灭火式”报道——

钻石公主号中500名呈阴性的乘客下船,各自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回家。

钻石公主号究竟发生了什么让身经百战的传染病教授恐惧?

日本厚生劳务省究竟在搞什么?

为什么岩田健太郎教授会将钻石公主号游轮比作“新冠病毒制造机”?

在充斥着矛盾的两种报道中,总有一方是在说慌。

2020东京奥运会临近,比地震、核泄漏更可怕的病毒一旦在日本广泛传播,后果不堪设想。

日本教授揭露邮轮上真实情况

日本神户大学教授YouTube的一段视频被转发超过10万,在全世界传播。

这位传染病学教授登上钻石公主号后,发布视频。

指责日本政府和厚生省应对疫情毫无章法,无专家指挥,无流行病学调查,还对公众屏蔽了真相。

2月18日,岩田教授登上了“钻石公主号”,但仅仅在里面工作了一天,就被驱逐下船。

据岩田教授观察,游轮上并没有所谓的“专家”进行管理,一片混乱。

国际游客连同日本本地人在病毒暴露的游轮中生活,感染风险陡增。

为什么传染病学教授会被驱逐?

这种时候不应该是组成专家组专程去调查吗?

在公主号中病毒传播时,日本曾派出环境传染学会和FETP(实地疫学专家计划)登上游轮,但都是迅速离开。

无人知晓内部详细情况,只有每天的感染人数不断增加的报道出现。

(停泊中的钻石公主号)

岩田教授通过各种渠道询问是否可以上船工作,2月17日,厚劳省的一位官员通知他可以上船。

起初,岩田教授作为DMAT(灾害救援医疗队)成员上船。

但就在上船前,岩田教授收到通知:

“我不能说是谁,但有人反对你上船,上船大家都不好办。”

岩田教授迫切想要登船一探究竟,后来,经过再三商量。

他以DMAT普通成员的身份上船(这个身份有诸多限制和不便)

上船后DMAT首席医生让他负责传染病这一块,环视船内环境之后,岩田教授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那真是太差劲了,钻石公主号中的情况堪称悲惨!我从心底感到害怕!”

岩田教授亲历过中国非典、非洲埃博拉病毒,知道如何防治疫情。

但今天钻石公主号上的情况,竟能让你一个传染病专家惧怕,究竟发生了什么?

防疫区都有绿色和红色之分。

绿色是无病毒的安全区,不需要特殊措施;红区是可能有病毒的危险区,要身着防护服。

这是传染病学界的铁律。

但在钻石公主号上却成了摆设,哪里危险哪里有病毒已经完全分不清楚。

有发热症状的病人,可以随处走动,自己跑去医务室寻求帮助。

这也可以理解为什么环境传染病学的专家和FETP的专家进去没几天就出来了。

这是英国的游轮,尽管里面日本乘客居多,但谁也不想趟这趟浑水。

岩田教授想要提出建议,但随后却被赶下船,日本官员对船内的情况毫不在乎。

明明有办法预防,但这些官员无从知晓。

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厚劳省牛逼,只手遮天,掩盖事实。

现场的专家束手无策,只能撤回。

岩田教授随后说:

“我们的传染预防做法比非洲和中国差远了,塞拉利昂都比我们强得多,虽然日本没有疾控预防中心,但我没想到垃圾到这种程度。”

钻石公主号至今没有专家负责,定下传染预防的规矩。

越是专家越知道现在游轮上的处境有多危险。

更可怕的后遗症的是——

一旦这些医护人员下船,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可能又会引发新的一轮院内感染,也就是我们说的“人传人”。

03年非典时期,岩田教授去了重灾区北京。

当时中国的信息公开不足,很多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即便如此,那个时候还有一些可以得到的信息。

但是这次,岩田教授用一句话形容钻石公主号上的情况——

“彻底混沌”。

这次新冠病毒的相关信息,国内也及时向全世界公布,他也能第一时间知道。

但日本完全封锁了钻石公主上的一切情报,甚至检测器材。

比如:发烧症状监测用的设备,有,但是完全没有人记录。

14天隔离也没有做到位。

他在视频最后说:

“世界必须知道日本正在发生什么。”

目前,钻石公主号上已有542例确诊,日本人数最多高达247人。

在混乱不加防护隔离的公主号中,这些来自各国的游客被迫暴露在病毒之中。

就在前几天,日本出现超级传播者,一位70岁的司机。

已经确认他在无意识的情况下,感染了11位乘客。

但即便现状如此,日本的画风却是这样的——

某位马拉松选手的推特截图:

“昨天的体温38.4,一位是流感今天早上去医院,医生说的感冒,所以决定还是参加明天的马拉松。”

还有日本的万人裸祭。

连日本首相官邸2月16日的告全体国民书也不重视:

“我国没有流行新型冠状病毒,大家和预防流感、感冒一样勤洗手,注意咳嗽礼仪很重要。”

东京人口是武汉的三倍,还要面临重度老龄化结构,麻木的日本民众。

有媒体称:

如果日本政府还不控制疫情的进展,日本7天之后感染人数就会有10万。

东京地铁是有名的“沙丁鱼罐头”,仅新宿车站一天就有350万人次乘车,整个东京圈有148条轨道,工作日一天乘坐4000万人次。

可想而知,如果不重视,这种传播速度将会多快。

按照日本现在的重视程度,日本媒体10万人的预测并非虚言。

日本现在面临的情况和当初武汉的情况十分相似。

起初,没人在意这场病毒的传播速度,也没有想到遥远国度的一个病毒会传播在自己身上。

日本恐怕正在成为下一个“武汉”。

但与武汉相比,如果发生大规模的感染,日本要承受的代价可能更多。

首先,土地面积小,人口密度大,经济疲软的情况下,日本建设小汤山医院的难度是空前的。

另外,东京奥运会筹办也掏空了国库,哪里还有余粮?

其次,日本人口老龄化严重,而新冠病毒攻击的主要年龄层在60岁以上。

整个社会经济呈下降趋势,70岁的老人无法在家正常养老,需要外出打工赚钱。

日本又是服务业主导的社会,在病毒传播过程中,老人外出十分危险,稍有不慎就会被感染。

日本的口罩防护用具现在也不足,前阵子日本捐赠中国100万口罩。

加上代购在免税店和药妆店疯狂抢购口罩,日本很多地方出现了民众买不到口罩的情况。

如果口罩短缺,民众防护意识不到位,遇见一个传染者,简直就是灾难。

有网友调侃“要不武汉赶紧看看捐来的东西拆封没,没拆封寄回去吧……”。

从技术上来说,日本也没有数据支持人口流动的路线。

事实上,对于日本来说,现在只是失控的开始。

况且,2020年东京奥运会马上就要开始了,现在确诊人数已经是世界第二,三次声明不取消奥运会。

现在国际都在担心东京奥运会是否能够如期举办。

上次日本取消东京奥运会还是在1940年,因为二战。

根据中国疾控中心发布的论文《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病学特征分析》看来:

患者被感染后,现有3-7天的潜伏期,然后发病期到急性期还有7天,一共是14天。

这个14天,对哪个国家都是一样的。

日本的确诊病例被发现后,和他们接触的很多人没有被隔离,已经工作上班,到处溜达,无形中会感染更多的人。

目前日本关键信号仍未出现,新冠疫情来势汹汹,求求日本别再写诗了,赶紧敲响警钟行动起来!

“毕竟,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最初,没有人在意这场灾难,

直到灾难与我们每个人都息息相关……

人已赞赏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