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留级2次,荒废8年青春,35岁才入临床,每一步都不浪费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40年前,除夕夜。
一个青年医生,正在英国爱丁堡皇家医院的礼堂,面对上百位教授、医生和来自全世界的医学高材生,用全英文流利地讲述中国的医疗现状。
这位医生就是43岁的钟南山。
而就在3个月前,钟南山参加留学选拔考试时,英语只考了52.5分,口语也完全不会。而这次演讲,钟南山自己撰写了8000字的英文讲稿,而且是全脱稿讲述的。
这是钟南山第一次走向世界。


01 动荡的童年
在纪录片《人生不老》中,钟南山操着一口标准的粤语,对他的学生抱怨,又一波前来座谈的医生,耽误了他宝贵的研究时间。
这口粤语是钟南山9岁的时候才开始接触的,没想到成了他使用最多的方言。
1936年10月20日,在南京中山医院,钟家两代单传的男孩——钟南山呱呱坠地了。
尽管因为父亲钟世藩是南京中山医院的副院长,钟家算得上是中产阶级。但,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动荡依然是主旋律,他的童年过的并不太平。
从出生到小学毕业,钟南山跟着父母举家搬迁,从南京搬到贵阳,又从贵阳搬到广州。

图片来自《钟南山传》

1937年8月,钟南山不到一岁,就赶上日本空袭南京,钟家被炸毁了,小小的身体被埋在废墟之下。他妈妈楞把他从废墟中扒了出来。钟南山常说,这是母亲赋予他的第二次生命。
这年年底,南京中山医院撤退到贵阳,钟南山一家也跟着搬到贵阳。
这一生活就是8年,钟南山在这里度过了小学4年的时光。
直到1945年,又一次随医院举家搬迁到广州。初到广州,他因为听不懂也不会说粤语,竟然还遭遇人生第一次留级,念了第二个四年级。
这时候的钟南山还不是很爱学习,倒是很酷爱体育运动,从小学五六年级开始,他就参加体育比赛。钟南山的体育天赋开始崭露头角。


02 辉煌的少年
新中国解放这一年,钟南山考上了岭南大学附属中学。
这是一所私立学校,它的前身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格致书院”,听名字或许跟王阳明有点关系,是一位叫做哈巴的美国人在1888年创办的。
2年以后,这所中学被并入了一个集团校,也就是今天的华南师范大学附中。钟南山的高中也在这里度过。
这所学校很牛。
有多牛呢?
不说培养了一大批钟南山这样的院士,就说艺术类大家,就有著名音乐家冼星海、岭南画派创始人高剑父、新中国第一个破世界纪录的举重运动员陈镜开……
在这里,钟南山展露出了过人的学习天赋,他至今引以为豪的体育才能更是突飞猛进。
在1954年全校运动会上,钟南山短跑获得全校第四名。
到了1955年,他就被派去参加广东省田径比赛,不仅获得全省400米第二名,还打破了全省记录。
后来,钟南山又代表广东省走上全国田径运动会的赛场,获得了全国的第三名。
时至今日,84岁钟南山还保持着体育锻炼的习惯,每周要锻炼两至三次的慢跑、单双杠、室内划船,保持自己的精力。

钟南山:留级2次,荒废8年青春,35岁才入临床,每一步都不浪费
18岁的钟南山,图片来自《钟南山传》

03 坎坷的青年
1954年,钟南山考入了当地录取分数线最高的北京医学院。
青年生涯的前8年,他过的很幸福。
青年生涯的后8年,他过的很坎坷。
大学四年,他不仅遇到了他的人生伴侣,还第一次受到国家领导人的接见,毕业还留校当了老师。对大多数人来说,梦想的人生巅峰也不过如此吧!
大二那年,钟南山结识了与他同龄、同乡又有同样体育爱好的李少芬。李少芬是中国女篮的首批队员,那时候有一部红遍全国的《女篮5号》,就是以她为原型的。

钟南山:留级2次,荒废8年青春,35岁才入临床,每一步都不浪费
图片来自网络

大三那年,钟南山代表北京医学院参加了全国大学生运动会,在400米跑比赛中摘取了人生第一枚金牌。
正是因为这次获奖,作为学校的学生代表,周恩来总理接见了他。这是他第一次受到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而这次比赛前,为期半年的训练,也险些让他第二次留级。大学四年,算起来只上了三年半的课,让后来钟南山说起来还有些伤感,很多知识还没有学到就毕业了。
大四毕业后,钟南山留校当了老师,转而搞生物化学,也开始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
1963年12月,钟南山和李少芬结束了八年恋爱长跑,结婚了。

钟南山:留级2次,荒废8年青春,35岁才入临床,每一步都不浪费
钟南山和李少芬,图片来自《钟南山传》

好景不长。1964年,钟南山开始“荒废”他后8年的青春。
因为父亲钟世藩曾经加入国民党,加上那场著名的历史运动,后来的8年里,他不是被派往山东乳山县下乡劳动,就是在北京医学院锅炉房烧锅炉。这8年从事的所有事情,愣是与医学没有半点关系。
这段经历能结束,还是因为他的妻子李少芬。
1971年,李少芬在一次篮球比赛中受伤,不幸脑震荡。时任广东省军区副司令员兼广东省体委党委书记的侯显堂,爱惜人才,便到钟家看望李少芬,问起钟南山,得知还在北京,才把他调回广东。
这时,他已经35岁了。
后来钟南山多次说起这段经历。当时,父亲问我,你多大了?我说,35岁!父亲说,真可怕啊!父亲说的这句话,深深地激励了他,让他努力!
值得庆贺的是,即使很难,但在钟南山的积极努力下,1966年,他如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后来,钟南山曾说,自己与父亲最大的不同,就是父母都是有风骨的人,而自己则是“生活在这个社会,就必须融入进去,只是自己不因融入而丧失原则”。


04 逆袭的中年
1971年,钟南山调回了离家一街之隔的广州第四人民医院,这是当时广州最小、最破的医院。
这一年的钟南山意外地遇到了自己医学生涯的第一个起点。不过刚开始,这活儿却是因为没人愿意干才摊到他头上的。
从没接触过临床的钟南山初入医院,没有科室愿意要他,最后分配在内科,每天就是看病开药,钟南山觉得无聊的很。三个月后,钟南山要求调到急诊科。没过几天,就因为单独接一位急诊病人,没分清咳血和呕血,耽误了救治时间,差点要了病人的命。
正在这时,因为毛泽东主席有呼吸系统疾病,周总理向全国征调治疗呼吸疾病的专家。但是,当时中国竟然没有这样的专家,很多大医院也没有设置呼吸科。第四人民医院响应总理号召,要组建呼吸科。没有人愿意去,钟南山作为新人被派去了。
开始钟南山也心里郁闷,觉得遭遇了不公,但还是潜下心来认真对待。
钟南山开始趴在地上仔细观察,每个病人痰的颜色和形状,并基于大学刚毕业时积累的生化实验基础,对病人的痰液进行分解,创造性地发现了每种症状对应不同的分泌物,需找准不同的治疗方法。最后找到一种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治疗有效率达50%以上。
就这样,搞了六年研究。
直到1977年,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传统医学代表团来中国参观时,意外地发现了钟南山所在小组的中西医结合疗法,评价很高。
这也让广东省卫生厅等政府部门,开始支持钟南山这个团队,把他们推到国家级的科技评选中去竞争。1978年,钟南山与侯恕合写的论文《中西医结合分型诊断和治疗慢性气管炎》,被评为全国科学大会成果奖。


1979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祖国。钟南山抓住机遇,成为中国向英国派遣的第一批留学生。
那时候,英国法律里,并不承认中国医生的资质。
为了能真正参与到英国医院的学习和治疗中,钟南山等人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开头那一幕就是钟南山当时的英国导师给他出的难题。所幸钟南山答的不错,成为钟南山们真正加入英国医院学习的转折点。
不光是演讲,钟南山还两次拿自己的身体做实验,让英国同行们瞠目结舌。
第一次,钟南山在这个医院第一次见到一台血液分析仪器,坏了,钟南山自告奋勇去维修,竟然修好了!但还需要检测。钟南山就从自己血管里抽了800毫升血,一滴一滴输进去,直到仪器好好的转起来了。这次维修为当时的医院节省了3000英镑。1979年,英国正在闹大罢工。3000英镑,相当于当时英国工人一年的工资。
第二次,钟南山想研究一氧化碳对血红蛋白的影响。钟南山又亲自上阵,一边让朋友们吸烟制造带有一氧化碳的空气让他吸入,一边抽血检验,直到相当于抽了几百支香烟的量,把钟南山折磨的头晕目眩,才试验成功。
这样的勇气,英国同行们是断断不会有的。
回国以后,钟南山的人生再次开挂。
1984年,钟南山把一个国外价值五六千美元的诊断仪器,创造性地简化为了一个小仪器,很便宜就解决了检测患者是否存在隐匿性哮喘的难题。
研究对应的文章发表出来16年后,才被世界权威所认可。可以说,钟南山的研究比世界先进水平整整提前了16年!
钟南山说,父亲曾经告诫他“要诚实、鲜明地亮出自己的观点”。这也是无论在SARS,还是在当前的疫情中,钟南山都无畏任何权威,勇于说出自己观点的底气所在,拯救了无数人的生命。
1996年,60岁的钟南山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还被聘为联合国《全球哮喘防治战略》的中国代表、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医学顾问。

钟南山:留级2次,荒废8年青春,35岁才入临床,每一步都不浪费
图片来源于《钟南山传》

这一年,距离他父亲感叹他35岁一事无成,仅仅过去了25年。
再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2003年,是钟南山。
2020年,还是钟南山。
如今的钟南山,84岁了。每周仍然坚持出诊一次,每周仍然坚持锻炼两到三次,每天都按照父亲的教诲做人做事。

“一个人要能够给世界留下点什么东西,才算没有白活。”——钟世藩

国内像钟南山钟老这样的院士,有多少?

日前,国家卫健委公布建立新冠疫情院士团队巡查制度,主要有三个院士团队,钟南山院士、李兰娟院士、王辰院士团队。

钟南山院士,就不用细说了,我曾深扒过一篇关于钟老的文章,获得了我在知乎的第一个6000+赞。

李兰娟院士,是鲁迅的老乡,从浙江绍兴赤脚医生一路成长起来的巾帼院士,扒她的这篇文章近800赞。有人说她名下有几十家公司,但那也不妨碍她1998年成为浙江卫生厅厅长,2003年战胜SRAS,2005年成为工程院院士,2013年战胜禽流感,2020年在疫情中与钟南山并驾齐驱。

今天,主要来讲讲王辰院士。

2020年2月5日晚上,白岩松在新闻1+1中,采访了一个人。
2月6日,新华社用《关键时刻 关键之举》介绍了一个人。
当天,这个人就刷屏了。
就是这个人,让武汉在短短24小时之内,迅速建成3所“方舱医院”,增加了4000多张床位,是火神山医院床位的4倍还多。
这个人,叫王辰。

钟南山:留级2次,荒废8年青春,35岁才入临床,每一步都不浪费

1962年8月,王辰在山东德州出生,他是家里唯一的男孩。
这一年,钟南山26岁,刚刚大学毕业,在北京医学院留校,当了老师。
这一年,李兰娟15岁,在浙江绍兴第一中学上初中。

王辰的父母是大学教授,家庭条件很好。
他有两个姐姐,都比他大不少,一个大9岁,一个大7岁。父母的宠爱和姐姐们的照顾,让王辰在充满爱的环境里长大。
父母对王辰的影响很大。王辰常常看他们备课,一备就到凌晨两三点钟。这让王辰从小就知道,“做学问”要勤奋认真,不能怠慢。

王辰的文学素养很高。看王辰的讲话里,经常金句不断。
他在央视的《开讲啦》中说到,“医生看病有三大法宝,语言,药物,刀械。而语言是第一法宝”。
他在勉励毕业生时说:“一切过往,皆为序章。”
跟着他的实习医生说,他办公室墙上挂着「调御丈夫」四个字。这个词是佛十号之一,佛能教化引导一切可度者﹐佛陀大慈大智,能以种种方便调御修行者的心性,使往涅盘正道。

这是因为他从小就生活在名人堆里,耳濡目染的熏陶培养了他。
你说名人,能有多有名儿啊?
冰心奶奶是他的邻居。
那时候,他家住在中央民族学院(现在中央民族大学)家属院里。
冰心和她的丈夫吴文藻,在1983年以前,一直住在学院家属院的和平楼里。每天傍晚,王辰经常看到两个人手拉手,穿过家属院的操场,回到和平楼。后来,冰心一家搬到了民族学院教授楼,一直住到1999年。
王辰的山东老乡,藏学家于道泉先生也是他的邻居。
这位老先生听名字可能不熟,但说起来仓央嘉措你一定知道吧。葛优和舒淇主演的《非诚勿扰》里,有一首著名的诗:
你见,
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
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这首仓央嘉措的情诗《见与不见》能面世,跟于道泉先生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1930年,29岁的于道泉先生把《仓央嘉错诗集》第一次翻译成汉语,又翻译成英文,才开始让这位神秘的第六代达赖喇嘛,从西藏走向世界。

蒙古史学家贾敬颜先生、教育学家潘光旦先生等等,也都是王辰的邻居。
王辰有一次讲他到贾敬颜先生家,请教贾先生:‘噬脐莫及’是什么意思?”毕业于北平中法大学(后并入北京理工大学)文史系的贾先生,竟然说自己也不知道这个词的来由。贾先生到图书馆认真的翻阅了两天资料,都没有找到。
于是,贾先生找到王辰,把实际情况告诉他,并给了他一个自己的“假说”:“似乎是源于麋鹿受伤后,舔自己肚脐的麝香救命,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可能由此引申为“后悔莫及、难济于事”。他强调,“这只是我的猜想,并未找到严格根据,以后若找到,一定再告诉你。”
王辰感叹,这么大的学问家,对一个小孩子都这么诚实。
从此,他便认定,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不是什么都可以随便说说的。

钟南山:留级2次,荒废8年青春,35岁才入临床,每一步都不浪费

恢复高考不久以后,王辰考上了首都医科大学医疗系。

1985年,王辰本科毕业,被分配到北京红十字朝阳医院担任住院医师,开始了他的从医生涯。
这一干,就是35年。
1987年,在红十字朝阳医院呆了两年之后,王辰开始师从68岁的翁心植院士,作为他的开门弟子,回到首都医科大学攻读硕士和博士。
翁心植院士,是我国首个将呼吸专业从大内科分离出来的人,是我国现代呼吸病学发展第二历史阶段的领军者。
学医的生涯很苦。
王辰说,翁院士要求他们,一周要在医院待6天,休息时间只有周日上午8点到周日下午8点的12个小时。他最多的一天做了4个心肺复苏,很长时间医院都没有打破这个记录。
但是,因为对医学的热爱,王辰说,他从不觉得辛苦。

1991年,王辰博士毕业。工作第一年,就因业绩突出,29岁的他被破格晋升为当时全国最年轻的副主任医师。
之后,在翁心植院士指导下,王辰扎根红十字朝阳医院潜心钻研医术。
这中间,1997年,翁心植迎来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件大事,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
翁心植院士知道的是,42年前,自己的导师钟惠澜被选聘为院士。而他不知道的是,16年后,自己的学生王辰也将当选院士。

2003年,王辰任北京朝阳医院院长时,赶上了SARS这场大考。
2003年4月8日,北京市成立了一个由5名院士和7名教授、主任医师组成的“北京防治非典专家组”,王辰和他的导师翁心植都赫然在列。4月15日,王辰还受命担任北京市非典医疗专家组组长,国家防治非典紧急科技行动和科技攻关北京组长兼首席科学家。
在重灾区北京,王辰开始展示他的能力。
在这场战疫中,王辰临危受命,仅仅用了48小时,就在朝阳妇幼保健院组建了一个高标准的非典病房。这也为这次武汉战疫组建“方舱医院”,积累了经验。
王辰还主动请缨,带团队承接了宣武医院的非典重症监护病房的任务。
41岁的王辰,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得到了巨大的锻炼,也在医学界迅速声名鹊起。
这一年,钟南山67岁,成为抗击非典的国之大师。
这一年,李兰娟56岁,担任浙江省卫生厅厅长已经第5个年头了。

接下来的10年,王辰先后在北京呼吸疾病研究所、卫生部北京医院担任所长、院长这些领导职务,但他坚持没有放下自己的医术。他说,“再忙的院长,不接触病人,也不是医生”。
2008年,王辰和钟南山一起,出现在一本医学院的教材——《呼吸内科学》封皮上。
这部教材上只落了他们两个人的名字。

钟南山:留级2次,荒废8年青春,35岁才入临床,每一步都不浪费

2013年1月,王辰开始进入政界,担任原卫生部、原国家卫生计生委科技教育司副司长。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年半,但却让王辰有机会用更宏观的视角,审视我国的医疗和医学教育,为今后他大刀阔斧的改革打下了基础。
也是在这一年,王辰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2014年9月,王辰开始任中日医院院长。
他创新引入主诊医师制,大胆改变了医院当时形同虚设的“三级查房”制度,大幅提升了医院的医疗水平。
在《2018年复旦版中国医院排行榜》中,中日医院的呼吸科水平已经位居全国第二。
而排名第一的是就是钟南山所在的医院。

钟南山:留级2次,荒废8年青春,35岁才入临床,每一步都不浪费


2018年1月,王辰到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任校长。
在这里,王辰又进行了新一轮雷厉风行的改革。
他与美国培养模式接轨,把医学学制从5+3变成了4+4,甚至当年还冒着“违规招生”的风险。
因为,那批“违规”录取进来的学生,都特别优秀,但可能因不符合政策被退学,或者毕业时没有达到政策允许,拿不到学位。
但王辰说,医学是精英教育,必须把医学硕士与普通本科接轨起来,吸引其他学科的优秀学生进入医学行业。有了多学科的背景来学医,才能广纳天下贤才。
这个试点班首期共招收了16人,7人来自北大,3人来自清华,接近一半的人来自其他学科。
他说,他是医学界的“小岗村”。
王辰总说,改革,不都是有风险的吗?协和一定要敢为天下先!

2018年5月,王辰任中国工程院副院长。

敢为人先的王辰,还有很多头衔。
他既是中国十大杰出青年,又是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既获得吴阶平医学奖,又获得过全国五一劳动奖章;既是十九大代表,又是全国政协委员。
2020年2月,王辰,开始与钟南山、李兰娟院士一起,出现在你我的视线中,成为在疫情战中刷屏的又一名英雄。

王辰院士说:“一切过往,皆为序章。”
我们期待着……

人已赞赏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