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福院士,你的论文重要还是人命重要?

1月30日,初六。

晚间,中科院院士、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最新发布的论文在朋友圈刷屏了。

近日,高福题为《中国肺炎患者的新冠病毒》的论文刊登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

论文中提到,2019年12月下旬,几家地方卫生机构报告了与中国湖北省武汉市一家海鲜和湿性动物批发市场有关的不明原因肺炎患者群集。2019年12月31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简称“疾控中心”))派出快速反应小组,陪同湖北省和武汉市卫生当局进行流行病学和病原学调查。

上述论文中有两大关键点:1、疾控中心的专家是知道这种病毒是可以人传人的;2、1月1日前发病的案例,只有55%和华南海鲜市场有关。

1月24日,接受央视采访时,高福提到疾控中心在发生疫情以后,很快就找到了源头——华南海鲜市场非法经营野生动物的摊位。

这个观点,和他的论文中表述的是不一样的。论文里提到的病例只有55%来自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有误导舆论和管控方向只局限在华南海鲜市场。

高福的这种行为,科技部都看不下去了。

1月29日,科技部网站发文称,疫情防控任务完成之前,科研单位不应该把精力放在论文发表上。文章潜台词直指高福,将他推到闪光灯底下。然而,问题是,要不是科技领域天天吹牛逼,这些人把名利看得那么重,至于会视人命如草芥吗?

整个事件发展过程中,1月19日,武汉市疾控中心主任李刚说“可防可控”的结论,是不是高福所带领的疾控中心给出来的结论呢?

(医学前沿上高福文章里提到武汉肺炎疫情时间轴)

高福和疾控中心难道不需要出来说明一下吗?

学者的良知去哪里了呢?对得起一线正在日夜奋战的医护人员吗?对得起全国各地紧急驰援武汉的人吗?

因为疾控中心的这个“可防可控”的判断,导致大量携带病毒的武汉人随着春运将病毒带到了全球各地。

如果早点提供正确的结论,不必等到钟南山出来说出真相的话,那么,将管控的范围限制在武汉的话,就可以提前争取到多一个月的时间,也不会产生有那么多患病和死亡率发生,还让全国各个省市陷入如此被动和恐慌的境地。

对于学者来说,如果没有良知的话,无论其所做出来的研究结果多么牛逼,都是一件让人恐惧的事情。

高福并不仅只是一个行政官员(疾控中心主任),还是中国科学院院士,无论是从学术修养还是社会地位上来说,都是中国社会的精英人才。在重大事件的抉择上,居然把个人的学术利益看得比国人的生命财产安全还重要,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高福的做法撕开中国学术界的一大黑幕,也让人不得不警惕还有多少这样的专业人才,有可能在关键时刻误导政府决策,给大众带来巨大的隐患。

有网友揶揄到,同样是院士,钟南山第一时间忙着救人,李兰娟院士第一时间忙着研究疫苗,而高福院士在最早的时候忙着发布论文。

既然早就已经发现可以人传人,却没有在第一时间预警大家。这也就好理解了,这帮人为了自己的利益,百般阻挠香港管轶的团队。

此前,管轶在香港接受财新记者采访的时候就曾提到,他在武汉当地做研究的时候遇到百般阻挠,而武汉之行之后,他感到了害怕。这是之前非典的时候,未曾出现过的。

 真诚希望,中国的科学院士多一点钟南山,少一点高福。

相关文章:

武汉疫情下最有争议的顶刊论文,新型冠状病毒成为利己主义的基石

医学期刊论文背后的争议

新英格兰医学期刊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是由美国麻州医学协会( Massachusetts Medical Society)所出版的评审性质医学期刊(medical journal )和综合性医学期刊,也是国际医学顶级科技期刊,在主要的医学期刊中保持首位,影响因子高达72.406,想要在这个顶级医学期刊上发表科研论文是件非常难的事,必须保持科研的新颖以及数据的丰富,然而2020年1月24日,新英格兰医学期刊刊登的一篇来自中国科研团队的论文却引发了国内科研圈的吐槽,因为这是一篇利用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数据快速发表的科研论文,这篇论文的第一通讯单位是中国疾控中心,通讯作者是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院士。

最不该发生疫情的城市是武汉

这篇科研论文引发争议的重点在于,中国疾控中心拿到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数据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做出正确的判断,反而却拿着第一手的数据去发表科研论文。在科研圈中认为武汉市最不该发生疫情的城市,毕竟全国最顶尖的病毒学专家大部分都集中在武汉市,不仅有中科院病毒研究所,而且还有武汉大学病毒国家重点实验室、亚洲唯一的生物P4实验室,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拥有全国唯一既是A+又是双一流的预防与公卫学生学科,然而在武汉的疫情爆发后,似乎武汉市的科研机构都集体保持沉默,反而利用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发表论文的高校和科研机构都在武汉市以外的地区。

赵国屏院士的发言说出了原因

从中国疾控中心拿到第一手数据资料,在1月24日发表的新英格兰期刊论文来看,武汉市最早出现的病例在2019年12月初,然而中国疾控中心拿到病毒数据却并没有做到分享和流行病测试,直到2020年1月19日,武汉市疾控中心主任李刚在公开的发言还是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染力不强,不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但是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疫情是可防可控,然而在武汉的现状却是发热门诊患者暴增,由于医疗机构没有确诊病人的权利,大量不能确诊的病人无法有效的隔离。直到2020年1月22日,国家卫健委才删除了医疗机构需将标本送至疾控中心进行病原检测的相关内容,武汉的部分机构才获得了样本检测和确定病例的许可。用赵国屏院士的话来讲,我们国家的传染病防控体系中,实际上是把所有“研究”都排除在外,只让国家疾控中心一家来做研究,因此,武汉虽然有大量的病毒专家和科研机构,但是属于被排除在外,无用武之地的局面!

因此该篇论文被公布后,在国内科研圈被称为典型利己主义的基石。

相关资讯:

高福院士论文:中国肺炎患者的新冠病毒

本文于1月24日发表于《新英格兰医学杂志》

作者|高福(中科院院士,中国疾控中心主任)团队翻译|王冠苏(网易财经 上海)

【综述】2019年12月,一群不明原因的肺炎患者被发现与中国武汉一家海鲜批发市场有关。通过对肺炎患者的样本进行无偏序测序,发现了一种以前不为人知的次冠状病毒(β-回旋病毒)。人类气道上皮细胞被用来分离一种新的冠状病毒,命名为2019-nCoV,它在sarbecvirus亚属,Orthocoronavirinae亚科(sarbecovirus的正冠状病毒亚科中)中形成一个分支。与MERS-CoV和SARS-CoV不同,2019-nCoV是感染人类的冠状病毒家族中的第7个成员。正在对其加强监测和进一步调查。(由国家重点研究开发项目、国家传染病防治重点项目资助)

新出现和重新出现的病原体是对公共卫生的全球性挑战。冠状病毒是一种包膜RNA病毒,广泛分布于人类、其他哺乳动物和鸟类中,可引起呼吸道、肠道、肝脏和神经系统疾病。已知有六种冠状病毒会引起人类疾病。四种病毒- 229E、OC43、NL63和HKU1 -在具有免疫能力的个体中普遍存在并通常引起普通感冒症状。另外两种毒株——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SARS-CoV)和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MERS-CoV)——最初是人畜共患的,有时与致命疾病有关。SARS-CoV是2002年和2003年广东省暴发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疫情的病原体。MERS-CoV是2012年中东爆发严重呼吸系统疾病的病原体。鉴于冠状病毒的高度流行和广泛分布,其基因组的巨大遗传多样性和频繁重组,以及人-动物界面活性的增加,由于频繁的跨物种感染和偶尔的溢出事件,新的冠状病毒可能在人类中周期性地出现。
在2019年12月下旬,几家地方卫生机构报告了与中国湖北省武汉市一家海鲜和湿性动物批发市场有关的不明原因肺炎患者群集。2019年12月31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派出快速反应小组,陪同湖北省和武汉市卫生当局进行流行病学和病原学调查。我们报告了这次调查的结果,确定了肺炎群集的来源,并描述了在肺炎患者中检测到的一种新型冠状病毒,这些患者的标本在疫情早期由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进行了检测。我们还描述了其中两例肺炎的临床特征。

【研究方法】

病毒的诊断方法
收集了4例下呼吸道样本,包括支气管肺泡灌洗液,均来自于2019年12月21日或之后在武汉确诊的不明原因肺炎患者,这些患者在接近临床表现临近时曾在华南海鲜市场出现过。收集7例北京医院已知原因肺炎患者的支气管肺泡灌洗液标本作为对照。按照制造商(Roche)的描述,从临床样本(包括作为阴性对照的未受感染的培养物)中提取核酸需要使用高纯病毒核酸试剂盒。提取的核酸样本按照制造商说明,使用RespiFinderSmart22kit (PathoFinder BV)和LightCycler 480 real-time PCR系统,通过聚合酶链反应(PCR)检测病毒和细菌。样本分析了22种病原体(18种病毒和4种细菌),详见附录。此外,先前描述的无偏倚、高通量测序被用来发现无法通过上述方法识别的微生物序列。实时逆转录聚合酶链反应(rt – PCR)检测用于检测病毒RNA锅β-CoV RdRp地区通过目标共识,如补充附录所述。

病毒分离/筛分离法
隔离的病毒收集支气管肺泡灌洗液样本,置于无菌杯中,加入病毒载体。然后离心样品以去除细胞碎片。上清接种在人气道上皮细胞上,人气道上皮细胞是从肺癌患者手术切除的气道标本上获得的,经NGS证实为无特定病原体。

将人气道上皮细胞扩张到塑料基质上,生成传代-1细胞,然后在可渗透的Transwell-COL(直径12毫米)支架上以每孔2.5 105个细胞的密度镀覆。将人气道上皮细胞培养在空气-液体界面中培养4 – 6周,形成分化良好的极化培养物,类似于体内假层状黏液上皮。


感染前,用磷酸盐缓冲盐水冲洗人气道上皮细胞顶面三次;支气管肺泡灌洗液样品上清液150μl接种于细胞培养物的顶面。在37℃孵育2小时后,用500μl磷酸盐缓冲盐水冲洗10分钟,将人呼吸道上皮细胞维持在37℃、5%二氧化碳的空气-液体界面中。每隔48小时,将150μl磷酸盐缓冲液涂在人气道上皮细胞的顶端表面,在37℃下孵育10分钟后采集样本。假层状粘液上皮细胞在此环境中得以维持;根尖标本以1:3稀释的瓶状液传代至新细胞。每天用光镜观察细胞病变,用RT-PCR检测上清液中是否存在病毒核酸。三次传代后,制备根尖标本和人气道上皮细胞进行透射电镜观察。

透射电子显微镜法
收集具有细胞病变作用的人气道上皮细胞培养物上清液,用2%多聚甲醛灭活至少2小时,超速离心使病毒颗粒沉淀。浓缩上清液在覆膜网格上呈阴性染色进行检测。收集具有细胞病变作用的人气道上皮细胞,用2%对甲醛- 2.5%戊二醛固定,用1%四氧化锇脱水,用级乙醇包埋PON812树脂固定。切片(80 nm)从树脂块上切下,分别用乙酸铀酰和柠檬酸铅(醋酸铀和柠檬酸铅)染色。透射电镜下观察阴性染色网格和超薄切片。

病毒基因组测序
以支气管肺泡灌洗液和培养上清液中提取的RNA为模板进行基因组克隆和测序。我们使用Illumina测序和nanopore测序相结合的方法来描述病毒基因组。使用CLC Genomics软件version 4.6.1 (CLC Bio)将序列序列序列组装成contig图谱(一组重叠的DNA片段)。随后设计特异性引物进行PCR,并使用5′- 或者3′- 小种 (cDNA末端快速扩增)填补常规Sanger测序的基因组空白。这些PCR产物从凝胶中纯化,按照制造商的说明,使用BigDye Terminator v3.1循环测序试剂盒和3130XL基因分析仪进行测序。利用肌肉对2019-nCoV和参考序列进行多序列比对。利用RAxML(13)进行全基因组的系统发育分析,共进行了1000次自举复制,并建立了一个通用的时间可逆模型作为核苷酸替代模型。

【结论】

患者
2019年12月27日,武汉一家医院收治3名成人重症肺炎患者。患者1为49岁女性,患者2为61岁男性,患者3为32岁男性。临床资料可用于患者1和2。患者1报告没有潜在的慢性疾病,但于2019年12月23日出现发烧(温度,37°C至38°C)和咳嗽伴有胸部不适。发病4天后,她的咳嗽和胸部不适加重,但发烧减轻;肺炎的诊断是基于计算机断层扫描。她的职业是海鲜批发市场的零售商。患者2最初于2019年12月20日报告发烧和咳嗽;发病7天后出现呼吸窘迫,并在接下来的2天内恶化(见胸片,图1),此时开始机械通气。他是海鲜批发市场的常客。患者1和3于2020年1月16日康复出院。患者2于2020年1月9日死亡。未获得活检标本。

一种新型冠状病毒的检测与分离
2019年12月30日于武汉金银潭医院采集3例支气管肺泡灌洗标本。用RespifinderSmart22试剂盒在这些患者的临床标本中未检测到特定病原体(包括HCoV-229E、HCoV-NL63、HCoV-OC43和HCoV-HKU1)。以从患者支气管肺泡灌洗液中提取的RNA为模板,采用Illumina测序和纳米孔测序相结合的方法克隆和测序基因组。从单个样本中获得20000多个病毒片段,并且大多数叠连群与来自betacoronavirus属B系的基因组匹配-显示出与之前公布的蝙蝠SARS样冠状病毒(bat-SL-CoVZC45,MG772933.1)基因组呈现85%以上的一致性。用实时RT-PCR检测RNA靶向panβ-CoV的RdRp区(尽管检测样品的循环阈值高于34),也获得了阳性结果。用人气道上皮细胞和Vero E6、Huh-7细胞株进行病毒分离。分离出的病毒名为2019- nCoV。

为了确定病毒颗粒是否能在2019年nCoV感染的人气道上皮细胞中看到,在接种后6天,每天用光学显微镜和透射电镜检查模拟感染和2019年nCoV感染的人气道上皮细胞培养物。接种后96小时观察到人气道上皮细胞表面层的细胞病变作用;病灶中心光镜下可见纤毛搏动缺失(图2)。接种后6d,Vero E6和Huh-7细胞系未观察到特异性细胞病变。

负染色的2019个nCoV粒子的电子显微照片通常是球形的,具有一些多形性。直径从60到140纳米不等。病毒粒子有非常独特的尖峰,约9至12纳米,使病毒粒子看起来像日冕。在人气道上皮超薄切片可见胞外游离病毒颗粒和胞质膜结合小泡内充满病毒颗粒的包涵体。观察到的形态与冠状病毒科一致。

为进一步鉴定该病毒,通过Illumina和nanopore测序,从临床标本(支气管肺泡灌洗液)和人气道上皮细胞病毒分离株中获得2019个nCoV基因组的从头序列。新的冠状病毒是从三个病人身上鉴定出来的。从支气管肺泡灌洗液(BetaCoV/huanzhou/IVDC-HB-04/2020,BetaCoV/huanzhou/IVDC-HB-05/2020,EPI-ISL-u402121)中获得两个近全长的冠状病毒序列,并从从患者分离的病毒(BetaCoV/huanzhou/IVDC-HB-01/2020,EPI-ISL-u402119)中获得一个全长序列。

将三种新型冠状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提交给GISAID(BetaCoV/Wuhan/IVDC-HB-01/2019,加入ID:EPI_ISL_402119;BetaCoV/Wuhan/IVDC-HB-04/2020,加入ID:EPI_ISL_402120;BetaCoV/Wuhan/IVDC-HB-05/2019,加入编号:EPI_ISL_402121),与先前发表的蝙蝠SARS样冠状病毒(bat-SL-CoVZC45,MG772933.1)基因组具有86.9%的核苷酸序列同源性。这三个2019-nCoV基因组聚集在sarbecev亚属内,表现出典型的倍锥病毒组织:5个未翻译区(UTR)、复制酶复合体(orf1ab)、S基因、E基因、M基因、N基因、3个UTR,以及几个未识别的非结构开放阅读框。

尽管2019-nCoV与蝙蝠体内检测到的一些β-回旋病毒相似(图4),但它与SARS-CoV和MERS-CoV不同。来自武汉的3株2019-nCoV冠状病毒与两株蝙蝠源SARS样株ZC45和ZXC21形成了一个明显的分支。来自人类的SARS-CoV株和来自中国西南部蝙蝠的遗传相似的SARS样冠状病毒在sarbecovirus亚属内形成了另一个分支。由于2019-nCoV与betacoronavirus其他成员在保守复制酶结构域(ORF 1ab)中的序列同源性小于90%,因此2019年nCoV是武汉地区病毒性肺炎的可能致病因子,是冠状病毒科sarbecvirus亚属的新型倍他冠状病毒。

【讨论】

我们报告了一种新的CoV(2019- nCoV),于2019年12月和2020年1月在中国武汉的住院患者中发现。该病毒存在的证据包括通过全基因组测序、直接PCR和培养在三名患者的支气管肺泡灌洗液中鉴定。这种可能由这种冠状病毒引起的疾病被称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性肺炎”(NCIP)。完整的基因组被提交给GISAID。系统发育分析显示,2019-nCoV属于betacornavirus属,包括在人类、蝙蝠和其他野生动物中发现的冠状病毒(SARS-CoV、蝙蝠类SARS-CoV等)。我们报道了病毒的分离及其特异性细胞病变效应和形态学的初步描述。

多年来,分子技术已成功地用于传染源的鉴定。无偏见、高通量测序是发现病原体的有力工具。下一代测序和生物信息学正在改变我们应对传染病爆发的方式,提高我们对疾病发生和传播的认识,加快病原体的鉴定,促进数据共享。我们在本报告中描述了利用分子技术和无偏DNA测序发现一种新的β-轮状病毒,该病毒可能是中国武汉三名患者重症肺炎的病因。
虽然建立人气道上皮细胞培养是劳动密集型的,但它们似乎是分析人呼吸道病原体的一个有价值的研究工具我们的研究表明,呼吸道分泌物最初在人气道上皮细胞培养物上增殖,然后用透射电子显微镜和培养上清的全基因组测序成功地用于观察和检测新的人冠状病毒,这可能是传统方法无法识别的。
进一步发展准确、快速的方法来识别未知的呼吸道病原体仍然是需要的。在分析本研究获得的3个完整基因组的基础上,我们设计了几种针对2019-nCoV基因组ORF1ab、N和E区域的特异性和敏感性分析,以检测临床标本中的病毒RNA。这些引物和标准操作程序已与世界卫生组织共享,用于在全球和中国监测和检测2019-nCoV感染。最近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有830人检测出ncov。
尽管我们的研究不符合科赫的假设,但我们的分析提供了证据,表明2019-nCoV与武汉疫情有关。证实武汉疫情中2019-nCoV的病原学意义的其他证据包括通过免疫组化分析在患者肺组织中鉴定2019-nCoV抗原,在两个时间点检测患者血清样本中的IgM和IgG抗病毒抗体以证明血清转化,以及动物(猴子)实验来提供致病性的证据。至关重要的是进行流行病学调查,以确定感染导致的传播模式、繁殖间隔和临床谱,从而为制定预防、控制和制止2019-nCoV传播的战略提供信息和改进。
这项工作得到了国家重点研究开发项目(2016YFD0500101)和国家传染病防治重大项目(2018ZX1001002)的资助。
作者提供的公开表格可以在NEJM.org上获得本文的全文。
朱博士、张博士、王博士、李博士和杨博士对本文的贡献是一样的。
本文于2020年1月24日发表,并于2020年1月29日在NEJM.org上更新。
我们感谢李中杰博士、何广学博士、兰斯·罗德瓦尔德博士、于力博士、费叶博士、李昭博士、周伟民博士、刘军博士、姚蒙博士、王慧娟博士以及中国疾控中心的许多工作人员,感谢他们在编写和提交早期版本的手稿方面所作的贡献和帮助。

【第一作者单位】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国家病毒性疾病预防控制所生物安全重点实验室,
北京首都医科大学地坛医院传染病科;
湖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B.Y, F.Z.)、
中国科学院生物安全特大型科学中心(W.T.)、
湖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B.Y., F.Z.)、
武汉市金银滩医院(D.Z.);
山东第一医科大学和山东医学科学院,山东济南(W.S.)。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国家病毒性疾病预防控制所生物安全重点实验室,谭博士,高博士,吴博士

人已赞赏
国内国际社会健康

基因战?证据来了

2020-1-30 23:19:18

头条国内社会健康

最新!确诊9692例,死亡213例,治愈171例

2020-1-31 11:22:44

24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不要断章取义,不顾及问题的时间性

  2. 你以为论文是他写的??????你太高看他了,一个兽医会啥?

  3. 高福为了自己的名声,先发表论文,之后在全国大口说出不会人传人,可防可控,让武汉官员,全国人民放松警惕,导致病毒大赐蔓延,责任重大,付有不了饶恕的罪证,愿事情过后,严查严办!严惩不贷!

  4. 致广大人民群众生命于不顾,看不到问题的严重性

  5. 新闻上高主任是说了:不会人传人,可防可控。

  6. 傻逼院士,这么严重人传人怎么到你嘴巴里面就不一样了

  7. 应该给这个兽医追责定罪,还社会公平正义。

  8. 妈逼得卖国贼,把人传人的消息在国外发,不负责的坑国人,该杀

  9. 渎职、失职撤了吧,回他奶奶家种白薯吧

  10. 这蛋子该判刑,院屎?操

  11. 国家有这样腐败的单位 腐败的领导,是祖国的人民的悲哀。

  12. 视人民生命如草芥,陷国家于危难,这种人再有才都是祸害,强烈支持严惩高福及其研究团队!特别是高福真该千刀万剐,在其位不谋其事,疾控中心主任隐瞒真相,疾控中心的职责和使命是什么,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全国十几亿人深受其害

  13. 强烈要求判处死刑

  14. 我们国家有渎职罪,这个疫情涉案金额高达万亿,够高福死几次了,否则难平民愤

  15. 是不是得到美国特朗普指示所为,让他滚出中国,做美国的院屎去。

  16. 甘高官应向受疫情影响百姓谢罪吧!

  17. 高蝙蝠,你的一句“不会人传人,可防可控”让多少家庭丧失亲人,让本应合家欢聚的节日里悲痛万分!
    看看现在华夏九州生灵涂炭,你连站出来致歉的勇气都没有,枉为人!
    你的一句话堪比威力极强的核武器!让国家付出了多少代价!
    钉在耻辱架上怕是已难平天怒!

  18. 中国的疫苗事件时,不知高福是否在疾控中心任职,如在,可见人心!

  19. 两“疫”“战士”

  20. 高福有可能是被西方国家收买的间谍,旨在配合西方国家搞乱中国的阴险人物!

  21. 良知和医德是一个医生最起码的要求,做一个医生的资格都不够还当上了疾控中心主任,简直不可思议,说明我国的科技界干部遴选体制很有问题

  22. 希望权威人士对自己的言行举止慎重再慎重,不要你的一句不经加工的话,致使全国都为其补窟窿就不好了!该查得严查,该惩得严惩,这次事情以后我们都要牢记血的教训!

  23. 古有高俅靠足球当太尉,今有高福凭论文做院士。高家有后,有点意思。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